站内搜索:
首页 >> 社科数据中心 >> 社科文库
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旅游走廊形成演化机制及其整合开发研究
来源:  作者:  点击量:

 

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旅游走廊形成演化机制及其整合开发研究

梁勇、马冬梅 、穆国龙

 要:葡萄酒旅游走廊是在带状地域内整合葡萄酒旅游要素而形成的专业化区域旅游系统。国外的实践证明,葡萄酒旅游对区域经济和社会发展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我国的葡萄酒旅游正处于形成演化的初期阶段,通过对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旅游走廊的分析,认为偶然事件、区域条件、历史文化传统和市场需求等因素,在该地区葡萄酒旅游走廊形成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而地方政府适时的介入和支持则是葡萄酒旅游走廊发展演化的推进剂。

关键词: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旅游走廊,形成演化,影响因素

 

 

Study on Factors that Influence the Formation and the Evolution

of the Wine Tourism corridor in Helan Mountain East Region of Ningxia

Abstract:Wine tourism corridor is the specialized regional tourism system which tour factors were integrated in belt territory. Practice from overseas has been proved that wine tourism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regional economic and social development. Development of China's Wine tourism is in the initial phase of the Formation and the Evolution. Through the analysis of the formation and the development of the wine tourism corridor in Helan Moutain east region of Ningxia.This paper considers that factors-including historical accident, regional condition, cultural traditions and market demand played a key role in the early statges of formation of wine tourism corridor in Helan mountain east region of Ningxia, and    timely intervention and support from the local government is the“catalys”of its subsequent evolution and development in Helan mountain east region of Ningxia.

Key words: Helan Mountain East Region in Ningxia;Wine Tourism Corridor;Formation and Evolution

 

1   引言

    葡萄文化旅游是围绕葡萄酒及其相关产品而开展的一种特殊兴趣旅游 [1],具体是指旅游者在体验葡萄酒产区风情、葡萄园风景、了解葡萄品种、参观酒庄(厂)风貌、学习酿造工艺、品尝葡萄酒和休闲娱乐购物等一系列活动中所获得的极其广泛的感受和体验[2]。葡萄文化旅游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法国,20世纪50年代兴起于阿尔萨斯(Alsace)地区,到20世纪70年代扩展到勃艮第(Bourgogne)地区。由于葡萄文化旅游满足了人们在特定的目的地开展特殊兴趣旅行活动的目的,

20世纪90年代以来,葡萄文化旅游在欧美、南太平洋地区和非洲等地的葡萄酒产区快速发展,形成了许多知名的葡萄酒旅游目的地[3]                                           

1 贺兰山东麓葡萄酒原产地域保护范围

Figure1 The protectionscope of the original wine products in Helan mountain east region of ningxia

    我国的葡萄文化旅游起步于20世纪90年代初,虽然晚于国外,但随着葡萄产业的发展以及人们个性化旅游需求的不断增加,也在各葡萄酒产地迅速发展起来[4]。宁夏贺兰山东麓是全国九大优质葡萄产区之一和继河北昌黎、山东烟台之后第三个葡萄酒原产地域产品保护地区    (图1),在全国酿酒葡萄产业中占有重要一席。当前,宁夏正在全力打  造贺兰山东麓葡萄产业链,许多国内外知名葡萄酒 企业纷纷在宁夏建立基地从事葡萄酒生产和加工,一批各具特色的葡萄酒庄、酒厂先后集聚于贺兰山东麓,葡萄酒旅游走廊初具雏形,并且呈现出良好发展态势。本文对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旅游走廊的形成演化机制及其整合开发进行研究,一方面,对于深化区域特色旅游产业带的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另一方面,对于打造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产业带及文化长廊,推动葡萄产业和枸杞产业加快形成塞上江南新天府双璧目标的实现也具有积极的实践意义。

2   葡萄文化旅游走廊的概念和内涵

2.1  葡萄文化旅游走廊的概念和构成要素

    葡萄文化旅游走廊是以河流(海洋、湖泊)岸线、山脉、交通线等某一线状地物为发展主轴,以轴上或其紧密吸引域内相互联系密切的葡萄酒旅游资源区为发展基础,以旅游中心地为发展极的葡萄酒旅游产业各要素共同形成的专业化带状区域旅游系统。作为旅游要素整合发展的一种空间关系形式 [5],虽然旅游走廊内不同旅游区之间可能会有间断,但是通过轴线的联结,旅游走廊在空间形态上呈现出连续性和条带状分布,使走廊内各类旅游资源形成结合与互补的关系,既为一体化规划和开发提供了便利条件,同时也提升了旅游资源的价值和品位。

2.2  葡萄文化旅游走廊的类型和特征

    根据葡萄文化旅游走廊的构成要素,可将国内外代表性葡萄文化旅游走廊划分为山脉型葡萄文化旅游走廊、河流(海洋、湖泊)岸线型葡萄文化旅游走廊和交通线型葡萄文化旅游走廊等三种类型,其基本特征见表1

 

1 国内外代表性葡萄文化旅游走廊类型和特征

Table1  The style and character of typical wine tourism corridor at home and abroad  

类型

代表性区域

特征

法国:阿尔萨斯

位于孚日山脉(Vorges)东南麓,葡萄文化旅游发源地,法国最顶级的白葡萄酒产区,有绵延179km的葡萄酒大道,开发出多条葡萄文化旅游路线,旅游设施完善,文化底蕴深厚

意大利:中南部

位于亚平宁山脉两侧,葡萄文化旅游资源丰富,有140多条葡萄文化旅游路线

美国:纳帕谷

位于Mayacamas山脉的西部和Vaca 山脉的东部,长度约48km,是加州最著名的葡萄酒产区,以葡萄美酒、美景和美食而著称,是美国排名第一的葡萄文化旅游区

中国:宁夏贺兰山东麓

葡萄文化旅游资源价值较高,交通条件便利,葡萄酒原产地保护认证产区

线

法国:卢瓦尔河谷

法兰西文化的摇篮,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葡萄酒走廊长达800km,有多条以酒庄为核心的旅游路线

澳大利亚:南澳、新南威尔士和维多利亚

世界第一个“葡萄文化旅游业发展战略”的诞生地,享誉世界的三大葡萄酒河谷位于此区域,葡萄文化旅游项目的参与性、知识性和娱乐性较强

南非:开普

具有典型的地中海气候,在海边向内陆不超过 50km沿海的葡萄酒种植和酿酒区域内发布有数量众多的顶级葡萄酒庄园

线

法国:波尔多

酒庄超过9000座,交通便利,旅游资源丰富多样,配套设施齐全

南非:达岭

距离开普敦只有1小时路程,旅游项目丰富,旅游设施较完备

中国:胶东半岛

我国最大的葡萄酒产区,依托从烟台到蓬莱的18km“葡萄长廊”滨海观光大道,形成了一批丰富的葡萄文化旅游资源,开发了多条葡萄文化旅游线路、项目和活动,葡萄文化旅游已初具规模

资料来源:笔者整理而得。          

2.3  葡萄文化旅游对区域发展的影响和作用

   从国外发展葡萄文化旅游的历程可以看出,葡萄文化旅游对区域经济和社会发展具有重要的促进作用。法国是传统的葡萄酒产地,其葡萄酒在全球享有盛誉,每年接待葡萄文化旅游者多达700万人次,波尔多地区、阿尔萨斯地区的葡萄酒庄园均是法国葡萄文化旅游的热门吸引物,葡萄文化旅游带动了法国葡萄酒产地及其周边村镇的经济和文化发展。澳大利亚的葡萄文化旅游不仅给该国带来大量的国际游客,而且直接促进了地区经济和社会的发展,据澳大利亚制酒业联合会预测,每年通过葡萄文化旅游所获得的直接经济效益在4亿-5亿澳元之间。

与此同时,葡萄文化旅游的兴起还直接带动了一批旅游目的地成为热点旅游地区,例如新南威尔士的猎人谷、西澳的西南地区、南澳的巴罗莎地区和维多利亚东北地区。葡萄文化旅游已经成为澳大利亚多元旅游产品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澳大利亚旅游形象宣传的重要促销载体。南非两大葡萄酒产区在澳大利亚专家的指导下,通过设计葡萄文化旅游线路,吸引了大量的外国旅游者,截至20057月,葡萄文化旅游为南非经济带来了42亿兰特的收入。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纳帕谷(Napa Valley)葡萄酒产地每年吸引游客约2000万人次,年收入达3亿美元[6]。作为世界上葡萄酒产量最大的国家,葡萄酒已成为意大利第二大宝贵的旅游资源。意大利已经有540个城镇涉及葡萄文化旅游业,共开辟了140条葡萄文化旅游路线,每年为国家创收25亿欧元。意大利社会研究与政策中心(Censis)研究数据显示,意大利葡萄酒厂每投资10欧元,为当地经济带来的收益就达50欧元。即便如此,意大利的葡萄文化旅游资源只发挥了20%的潜力,未来前景非常值得看好[7]。同时,通过葡萄文化旅游业的发展,还促进了上述地区葡萄酒知识、葡萄酒文化和葡萄酒生产技术的广泛传播和交流。

3  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旅游走廊形成演化的影响因素

3.1  偶然事件

    克鲁格曼指出专业化区域空间结构的形成具有很大的偶然性,他强调了历史偶然事件及规模收益递增在专业化区域形成中的重要作用[8]。新经济地理学者波斯玛和兰布认为,偶然事件所产生的地方特殊性资源会促成专业化区域的形成[9]。从以上学者的研究可以看出,偶然事件在专业化区域的形成上发挥了关键的作用,是促成专业化区域起源的第一推动力。偶然事件包括能人、有远见的官僚、企业家或技术创新者以及特殊的地方制度安排等在历史中偶然产生的地方性特殊资源。在偶然事件的基础上,由于天生的趋利性和对利润的追逐,使未进入专业化区域的企业在选择区位时自动选择参与到专业化区域,由此逐渐形成企业的聚集[10],从而导致葡萄文化旅游走廊最初的雏形。20世纪80年代,法国农村经济日渐衰落,农场主为了增加收入和实现收入来源多元化转而向游客直接销售葡萄酒,于是,越来越多的葡萄园开始向公众开放,法国的葡萄文化旅游快速发展[11]。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产业起步于玉泉营农场, 1982年该场率先建立了宁夏第一个大型葡萄基地。1984年玉泉营葡萄酒厂(西夏王葡萄酒业(集团)公司的前身)建厂,随后广夏(银川)贺兰山葡萄酿酒有限公司、御马葡萄酒厂及贺东葡萄庄园、鹤泉、类人首、顺有、巴格斯等中小型酒厂相继建厂,并逐步形成了玉泉营农场、青铜峡市、永宁县、西夏区、大武口区和红寺堡开发区等六大葡萄产区。截至2010年,葡萄种植面积已达37.8万亩,葡萄酒生产加工能力达9.95万吨,高档葡萄酒产品品种多达60余种,产值超过10亿元[12],西夏王、加贝兰、御马、贺玉、贺东、类人首等葡萄酒品牌知名度较高。近三年来贺兰山东麓葡萄酒获得各类奖项近百个,其中有近10家企业荣获国际葡萄酒大赛银奖和国内葡萄酒大赛金奖,特别是宁夏贺兰晴雪酒庄有限公司生产的加贝兰2009获得2011年伦敦品醇客世界葡萄酒大赛的最高奖项。

    葡萄酒企业的快速集聚和发展,催生了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旅游走廊的形成和发展。以宁夏西夏王葡萄酒业集团公司为例,该公司遵循区域化布局和专业化生产的产业化发展模式,在近3km的葡萄走廊内,依托2000公顷的葡萄庄园推出五条葡萄文化旅游线路,开展了以葡萄田园风光游、绿海远眺和葡萄采摘为主题的葡萄文化旅游项目,仅2004年就接待区内外游客11.2万人次,其中,来自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外游客200多人次,实现旅游收入132万元,直接和间接提供的就业岗位超过400个,取得了良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公司计划进一步加大投入,解决游客在庄园景区的交通、住宿及餐饮问题,建造纪念品商店、商务、娱乐为一体的游客接待中心以及葡萄庄园空中景观通道、家庭酿酒作坊和农家乐园等。

3.2  区域因素

    区域因素包括地理区位和资源两个方面。经济地理学家Markusen指出,在光滑的经济空间中存在的一些黏着点对资本和劳动力保持着强烈的吸引力[13]。专业化区域可以被看作是这些黏着点,区域因素在黏着点的形成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3.2.1  理想的区位条件

    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旅游走廊处于世界葡萄种植的黄金地带(北纬30º-45º之间),具备独特的生产优质酿酒葡萄的地理区位。走廊临近银川这一区域中心城市,交通便利,而且与周边的沙湖、沙坡头、西夏王陵和镇北堡影视城等重点景区联系密切,既可以保证门槛游客量,也可以结合区域旅游的开发,组合形成多系列、多元文化的旅游地域系统[14]

3.2.2  良好的自然资源禀赋[15-16]

   突出表现在:(1)优质的土地资源。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原产地保护区内土地总面积约13hm2,可利用土地面积10hm2,土壤母质以冲积物为主,地势平坦。土壤多为淡灰钙土, 占该区土壤总面积的46%,多为沙壤,土质疏松,通气性好,土层厚40-100cm,有机物含量0.3-0.9%, pH7.58.5,有利于葡萄根系生长。有机质含量在10g/kg左右,钾十分丰富,磷含量较少。区域土壤环境背景值均低于全国土壤背景值,符合绿色食品认证土壤环境要求。(2)较为丰富的水资源。主要依靠黄河水源灌溉,可以自由调节水资源量,及时满足葡萄生长用水。并且地下水资源较为丰富,能够满足葡萄酒产业的发展。(3)适宜的气候资源。宁夏贺兰山东麓位于中温带干旱半干旱气候区, 光热资源丰富,昼夜温差大,10年活动积温3400,年日照率68%以上,太阳总辐射量6100 MJ/m2,昼夜温差1015,无霜期平均为180 d,年降雨量193.4mm7-9月葡萄浆果成熟期间降雨量分别为32.1 mm51.9mm23.4mm7-9月的水热系数为0.63,远远小于国际公认的1.5的系数,有利于抑制病虫害的发生。

3.独具特色的葡萄文化旅游资源

    葡萄文化旅游资源是指在葡萄种植和葡萄酒酿造过程中,能够对旅游者产生吸引力,激发旅游者的旅游动机,为旅游业所利用,并可产生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的各种事物和因素。依据基本属性,可将葡萄文化旅游资源分为葡萄自然旅游资源和葡萄人文旅游资源两大类。葡萄自然旅游资源主要包括葡萄园和葡萄酒庄的自然风光、丰富的葡萄品种资源和酒窖等。葡萄人文旅游资源主要包括葡萄酒厂、葡萄酒庄、葡萄酒博物馆、葡萄酒节庆以及相关的娱乐活动和服务项目等。随着葡萄产业的快速发展,宁夏贺兰山东麓现已形成一批葡萄文化旅游资源(表2)。

2 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旅游资源类型及特征

Table 2  The style and character of wine tourism resource in Helan mountain east region of Ningxia

旅游资源类型

名称

所在地区

特征

葡萄园

玉泉葡萄庄园

银川市

以葡萄园观光、休闲、体验为特色,主要有葡萄园观光、葡萄采摘、葡萄酒自酿、葡萄园生态示范、葡萄园休闲度假等

禹皇酒庄

青铜峡市

德龙葡萄园

银川市

葡萄酒庄

贺东庄园

石嘴山市

巴格斯酒庄

银川市

葡萄酒厂

西夏王葡萄酒业有限公司(国家3A旅游景区,首批全国工农业旅游示范点)、类人首葡萄酒业有限公司、张裕(宁夏)葡萄酿酒有限公司等

银川市

以葡萄酒工农业旅游为特色,以参观葡萄酒生产线、葡萄酒酿造工艺流程为主,辅以品酒和体验

葡萄酒庄

兰月谷酒庄、巴格斯酒庄、晴雪酒庄、源石酒庄、御马酒庄、圣路易·丁酒庄等

银川市

以葡萄酒文化、休闲、度假和生态建设为特色,设有酒窖、展卖厅、休闲娱乐设施以及餐饮和住宿设施

葡萄产业科技示范园

贺兰晴雪葡萄产业科技示范园

银川市

以葡萄(酒)科研示范、推广培训、监测服务、信息展示和科普为特色,包括葡萄酒文化展览馆、培训中心等

葡萄酒相关节庆

葡萄文化旅游节

银川市

葡萄酒展览、设备展示和相关技术交流以及葡萄酒节庆等

3.3  历史文化传统  

    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种植和葡萄酿酒历史悠久。根据史料记载,自唐代开始,该地区就开始大量种植葡萄,而且品质优良,由此形成了优美的自然风光。宋元至明清以来,葡萄产业发展迅速,影响甚广。在长期的葡萄种植和葡萄酒酿造过程中,宁夏贺兰山东麓积淀了深厚的文化传统,为今天葡萄文化旅游走廊的形成奠定了良好的基础[17]

3.4  市场需求

    近年来,世界葡萄酒生产和消费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美国、智利、阿根廷、南非和澳大利亚等新兴葡萄酒生产国的崛起打破了传统格局,日本、中国、韩国及东南亚等国已成为世界葡萄酒消费的热点地区。国际葡萄酒及烈酒研究机构(IWSR)预测:从2006年到2011年,中国葡萄酒消费量年均增长速度达到13%,预计到2011年的消费量将达到11亿瓶,占亚洲市场的40%。中国酿酒工业协会预测,到2010年国内葡萄酒消费量达100万吨,销售总额将达到150亿元。随着生活质量的提高,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希望了解葡萄酒文化、葡萄酒的保健功能等方面的知识,这为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旅游走廊的发展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和广阔的市场空间。

3.5  积极的地方政府

3.5.1  有力的政策支持

    为了推进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产业的发展,宁夏自治区历届党委和政府充分发挥地方政府的职能和作用,先后出台了一系列关于贺兰山东麓葡萄产业发展的政策,其中,许多政策中都涉及到了与葡萄文化旅游发展有关的内容(表3)。特别是在2011年通过的《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长廊总体发展规划》中提出:将利用1 0年左右的时间,围绕贺兰山东麓及其沿线文化旅游资源优势,建设由规模化葡萄种植基地、生态化葡萄长廊、高端化葡萄休闲度假区、主题化葡萄小镇、特色化葡萄庄园等组成的产业集聚区,构建以特色产业带、文化旅游观光带、生态文明经济带等于一体的葡萄文化圣地,从而建成贺兰山东麓百万亩葡萄文化长廊,形成与黄河金岸珠联璧合的宁夏区域发展新格局。

3.5.2  多方位的外部知识联系管道

    外部知识联系管道有助于专业化区域在形成演化中获取必要的跨界知识,而构建有效的联系管道时离不开政府的适时介入。宁夏各级政府部门在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旅游走廊形成演化过程中开展了以下活动:(1)通过举办中国银川国际葡萄酒博览会暨贺兰山东麓酒之路旅游文化节和贺兰山东麓葡萄酒节等节庆活动,宣传和推广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走廊的旅游资源和旅游产品[18](2)组织包括台湾中天电视台、旺报、海峡之声广播电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厦门卫视等海峡两岸8家媒体的记者到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走廊进行参观考察;(3)在上海、香港等地举办中国(宁夏)葡萄酒及贺兰山东麓葡萄长廊推介会,宣传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长廊的发展规划和蓝图,围绕贺兰山东麓自然资源和沿线丰富的旅游资源优势,介绍宁夏葡萄及相关产业[19](4)与中国农业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宁夏大学、北方民族大学、宁夏生态工程学校、宁夏农业学校、宁夏葡萄酒协会、宁夏葡萄产业协会等单位达成科研合作、到企业授课、建立教学实践基地等意向。(5)派技术骨干到欧洲进行短期进修和攻读学位。

 

3 宁夏地方政府出台的关于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业发展的相关政策

Table 3  Relevant policies on development of wine industry promulgated by local government in Ningxia  

时间

政策名称

政策要点

1996年

宁夏贺兰山东麓优质酿酒葡萄基地规划方案

酿酒葡萄生产的区域布局和建设

1998年

宁夏酿酒葡萄栽培技术规程

指导葡萄生产的地方标准

2004年

贺兰山东麓葡萄酒原产地域保护管理办法

加强对贺兰山东麓葡萄酒的管理,保证贺兰山东麓葡萄酒的质量和特色,保护贺兰山东麓葡萄酒原产地域产品

2004年

关于加快葡萄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

葡萄产业被确定为宁夏农业发展的优势产业之一,列入农业产业化发展纲要

2008年

宁夏农业特色优势产业发展规划(2008—2012年)

葡萄产业被明确为区域性特色优势产业,提出集中建设以贺兰山东麓为主体的葡萄产业带,加快建成四大主产区,到2012年,全区酿酒葡萄种植面积达到60万亩,葡萄酒加工企业、庄园、酒堡发展到40家以上

2010年

推进特色优势产业促进农业产业化发展的若干政策意见

推行葡萄原料标准化生产,把贺兰山东麓建成全国规模较大的以酿酒葡萄为主的生产加工基地

2011年

宁夏回族自治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

打造贺兰山东麓葡萄长廊,形成集观光采摘、酒庄体验、度假休闲为一体的塞上江南旅游新亮点,建设横跨东西、纵贯南北的特色旅游经济圈

2011年

加强贺兰山东麓葡萄酒地理标志保护的通告

明确葡萄酒地理标志产品原产地保护范围,规范开发建设秩序,严格项目审核,加强监督管理,依法查处违规行为

2011年

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长廊总体发展规划

充分挖掘和发挥好贺兰山东麓的自然、人文、旅游等独特资源,实现产业集群化发展,到2020年,形成葡萄酒综合、旅游综合、葡萄主题地产、服务综合等四大产业体系,建设“一廊、一心、三城、五群、十镇、百庄”

资料来源:笔者整理。

4  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旅游走廊整合开发构想

4.1  整合开发的基本原则

4.1.1  保护性开发原则

    葡萄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应贯彻保护性开发原则,一方面要保护好沿线各葡萄园和葡萄酒庄等自然旅游资源的水体、空气和土地等不被游客所破坏和污染,另一方面要保护好葡萄酒厂(庄)内的文化遗产。

4.1.2 有序协同发展原则

    由于走廊内各葡萄产区的起步时间和发展水平各不相同,葡萄文化旅游开发的侧重点也有所不同。通过联合开发葡萄文化旅游资源,加强区域内部整合,是实现葡萄文化旅游走廊快速发展的必然选择。因此,从区域发展战略布局角度看,一方面,走廊内各地区要承认各自在葡萄文化旅游发展水平上存在的差距,明确自身定位,避免恶性竞争和低水平重复建设。另一方面,为了促进区域发展,走廊内各地区还必须站在合作共赢的高度,统一思想,加强协作,联合规划,从而实现协同发展。

4.1.3  突出旅游主题形象原则

    旅游主题形象是对区域旅游资源特色的高度概括,独特的旅游主题形象有助于形成和提升旅游地的竞争优势,使旅游地在旅游市场上较长时间内保持垄断地位。从国外葡萄文化旅游发展的历程来看,基本都突出了文化的内涵。宁夏贺兰山东麓沿线不同地域的葡萄文化旅游资源特色虽然各有特色,但都是依托了贺兰山东麓这一葡萄黄金产区的背景而产生和存在的,因此,从整体而言,葡萄文化旅游走廊的开发应当突出葡萄酒文化这一主题,世界的贺兰山东麓作为葡萄文化旅游走廊的主题旅游形象,把该走廊培育成世界级的葡萄文化旅游目的地。

4.2  整合开发的思路

    根据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旅游资源的分布特征及整合开发的基本原则,本文提出以下整合开发思路:以贺兰山东麓交通线为轴线,以沿线葡萄文化旅游资源为基础,以旅游中心城市为节点,以葡萄酒文化为主线,建立起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旅游走廊的合理架构,通过以点带面,带动沿线各葡萄文化旅游景区的发展,形成旅游景点、旅游城市和旅游线路有机整合的葡萄文化旅游地域系统。

4.3  整合开发的途径

4.3.1  葡萄文化旅游资源整合

    目前宁夏贺兰山东麓沿线的葡萄文化旅游景区兼具观光、休闲和度假功能,但这些功能几乎在每个葡萄园(酒庄)都有交叉和重叠,虽然看似功能齐备,实际上弱化了各葡萄园(酒庄)应有的功能。若把区域内的葡萄园(酒庄)按照其定位划分为不同的功能区,则每个功能区都可以依据其资源优势和特色有针对性地发展适合的项目,集中精力把自己的产品做精做细。因此,应突破各地行政界限及范围的限制,着眼于整个走廊,在更高层次上对贺兰山葡萄文化旅游走廊进行旅游功能分区,优化葡萄文化旅游资源的地域组合,发挥同质资源的规模优势和异质资源的互补优势。此外,宁夏贺兰山东麓还有独特的黄河文化、回族文化、西夏文化历史遗迹等文化旅游资源以及塞上江南自然风光。在整合走廊内葡萄文化旅游资源的基础上,把葡萄文化旅游资源与其他文化旅游资源和自然旅游资源进行融合,使文化旅游与葡萄产业基地形成空间融通和功能互补,从而提升葡萄文化旅游走廊的吸引力。

4.3.2  旅游产业要素整合

    以培育葡萄产业集群为导向,推进走廊内行、食、住、游、购、娱六大旅游产业要素的整合,建立产业间的密切联系,构建更为灵活的行业体系,实现葡萄旅游产业的协同发展。一是加强葡萄文化旅游与农业、工业及第三产业的合作,通过延伸产业链条,构建全方位、多层次的创新型葡萄文化旅游产业链,促进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提升旅游走廊的吸引力和竞争力。二是加强走廊内葡萄文化旅游企业之间的联系与合作,以资金、技术、市场为纽带,通过联营、重组、相互参股等手段,组建旅游企业集团,借鉴国内外先进的管理模式和经营理念,制定长远发展战略,建立高效的运行机制,力争使旅游企业集团成为推动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旅游走廊快速起飞的领头雁

4.3.3  旅游市场的整合

    相关部门和企业应加强对葡萄文化旅游市场的分析和研究,面向国内外目标市场,建立联动促销机制,合作开拓旅游市场。一是改变葡萄文化旅游单打独斗的现状,通过制订共同的促销计划,确定共同的促销主题,统一开展对外促销,形成对外宣传合力。二是通过广播、电视、网络等多种宣传促销手段,全方位、多角度地展示和推广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旅游走廊的旅游资源和旅游服务设施。三是整合葡萄文化旅游走廊内零散的旅游线路,推出特色鲜明、内涵完整、吸引力强的精品葡萄文化旅游线路,延长游客的停留时间,增加游客的非基本消费额,实现客源的充分利用。

4.4  整合开发的措施

4.4.1  制定和完善优惠政策,优化旅游发展环境

    为保护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旅游走廊内各利益相关者的利益,政府及相关部门应进一步完善和落实土地使用、财税、金融、产权等方面的优惠政策,促进旅游要素的自由流动和旅游产业的空间集聚。制定各项管理制度,对葡萄文化旅游走廊内有关企业进行规范化管理,为葡萄文化旅游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

4.4.2  编制葡萄文化旅游产品专项规划

    旅游规划是对未来旅游发展状况的科学部署和安排, 对规划范围内各地区、各部门具有较强的整合功能,是推动葡萄文化旅游走廊合理布局,实现协调、健康、持续发展的保证。因此,在紧密结合已有发展规划的基础上,尽快编制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旅游走廊产品开发规划。通过旅游产品开发规划的编制,保障走廊内各企业和部门在旅游产品开发、旅游市场推广、旅游形象塑造等方面协调一致。

4.4.3  建设旅游公共服务体系

    由地方政府牵头,政府、行业和学界共同参与,组建半官方性质的葡萄文化旅游走廊管理委员会或类似组织,其工作职能包括以下几个方面:(1)建立综合协调和沟通机制,在政策制定、行政执法等行政领域相互协同、相互联动,为葡萄文化旅游的发展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2)运用信息技术和网络技术,搭建葡萄文化旅游信息共享平台,为走廊内各参与方提供有关信息,缩短信息传递时间,克服相互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提高走廊内市场运转的效率。(3)建设具有社会公益服务性质的游客服务中心,编印《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旅游一册通》、《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旅游交通图》等宣传材料,为旅游者提供相关信息和服务,增强旅游者对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旅游地的认知度和吸引力,进而促成其参与葡萄文化旅游。

5  结论与讨论

    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旅游走廊的形成演化过程表明,偶然事件、区域条件、历史文化传统、市场需求、政府政策等多种因素在葡萄文化旅游走廊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中发挥着较为关键的作用,如果一个区域具备以上良好条件,则葡萄文化旅游走廊就宜于发展壮大。历史的偶然和区域因素所带来的比较优势导致了葡萄文化旅游走廊最初的起源,企业对专业化区域区位的选择吸引企业的聚集,从而导致走廊的雏形,在成长因素的相互作用和影响下,使得葡萄文化旅游走廊得以形成,而地方政府适时的介入和支持则是葡萄文化旅游走廊发展演化的推进剂。

    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文化旅游走廊已经具备良好的发展基础,未来应充分发挥地方政府的职能,营造良好的发展氛围,吸引更多葡萄酒企业参与葡萄文化旅游,通过产业内外部要素的整合与协作,延长产业链条,构建宁夏贺兰山东麓大葡萄文化旅游价值链体系,实现葡萄文化旅游集群式发展。

参考文献

[1]  周玲,林清清.国外葡萄酒旅游研究进展[J].旅游学刊,2009,24(6): 88-95.

[2]  Donald Getza, Graham Brownb. Critical Success Factors for Wine Tourism Regions: a Demand Analysis[J], Tourism Management 2006,(27):146–158.

[3]  Beverley SparksPlanning a Wine Tourism Vacation? Factors that Help to Predict Tourist Behavioural Intentions[J]Tourism Management 2007,(28):1180–1192.

[4]  唐文龙.中国葡萄酒旅游初具规模[N] .中国旅游报,2008-6-18013.

[5]  李瑞,曲扬.旅游走廊:概念、动力机制、发展模式研究---以宁西铁路旅游走廊为例[J].南阳师范学院学报,2006,5(3):65-68,79.

[6]  林清清,周玲.国外葡萄酒旅游对我国茶旅游发展的启示[J]. 热带地理.2009, 29(3):290-294.

[7]  意大利葡萄酒旅游年创收25亿欧元[EB/OL].( 2008-06-24).中国轻工业网.

   http://www.clii.com.cn/news/content-36435.aspx

[8]   Krugman P. Increasing Returns and Economic Geography[J].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991,99(3):483-499.

[9]   Boschma R A, Lambooy J G. Evolutionary Economicsand Economic Geography[J]. Journal of EvolutionaryEconomics, 1999, 9(4): 411-429.

[10]  郭晓东,周江.旅游产业集群形成和演进过程研究以敦煌市为例[J].干旱区资源与环境,2011258):190-195.

[11]  林清清,周玲.国外葡萄酒旅游对我国茶旅游发展的启示[J]. 热带地理.2009, 29(3):290-294.

[12]  李玉鼎,陈雄,虎治亮.宁夏葡萄酒产业发展的回顾与思考[J].农业科学研究,200930(1):83-85.

[13]  Markusen A. A Typology of Industrial District[ J]. Economic Geography, 1996, 72(3): 293-313.

[14]  李世泰,魏清泉,李庆志等.葡萄酒旅游开发研究———以烟台张裕葡萄酒旅游为例,经济地理,2005,251):139-142

[15]  李秋燕,何雪煊.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产业的资源优势及发展对策探讨[J].宁夏农林科技,2009,3:80-81.

[16]  王华,王兰改,宋华红等.宁夏回族自治区酿酒葡萄气候区划[J].科技导报,20102820:21-24.

[17]  江志国,张春芝.贺兰山东麓地区葡萄酒旅游资源综合评价[J].酿酒科技,2011,7:126-128,135.

[18]  郑峥,张晓璐.2011 中国银川国际葡萄酒博览会开幕[N].宁夏日报,2011-07-31.

[19]  连小芳,李东梅.贺兰山东麓酿酒葡萄倒来宾[N].宁夏日报,2011-06-02.

 

 

 

上一条:宗教组织与社会稳定的关系研究——以宁夏回族宗教组织为例
下一条:《基于学科教学与探究主题开发的小学研究性学习实践探索》课题成果
】【打印】【关闭

宁夏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中路106号(自治区工商局院内) ICP备案号:宁ICP备14000853号
邮编:750002 电话:0951-8619060 传真:0951-8619060 
E-mail:nxsklkpc@163.com 建议使用:IE6.0以上 1024*768分辨率